如果說,不在我上班的時候下雨;
如果說,不在我下班的時候下雨;

我想,我並不排斥對雨天有更多浪漫的聯想,

但,有更多次的偏偏,
偏偏,在我上班的時候下雨;
偏偏,在我下班的時候下雨;

像粗暴擰乾雲中的水,傾盆而下,
時速六十的雨,打在手上、腳上彷若針扎,
不要問我為什麼是時速六十,
在筆直無人煙的大道上,
實在在很難騎40以內,
況且,都快遲到了...

小時,雨天的印象就是颱風假,
只要下著雨刮著風,我就會期待著放假,
國中時看一篇文章,作者說,國中跟高一才差一個暑假,
可是放颱風假的標準就不同,難道是因為經歷了基測,
就變強壯了嗎?
看到這裡,我無所謂的笑了笑,
等到主角變成自己,
在每個疑似颱風天的早上,守著新聞,
看著一個暑假的隔閡,真不是滋味啊!


當空氣中的溼度改變,我可以聞到雨的氣味,
雨後的樹木,以各種色彩鮮活了起來,
還試過撐著一把傘,站在雨中,
甚至,明知道已經要下雨了,還不著雨具,
刻意的,讓毛雨在肌膚上停留,
冰透的洗淨所有的不快,
不過,更多的理由是懶的穿雨衣,
就跟雨雲打賭,究竟我是否能在它大肆宣洩之前,趕到目的。
射手座嘛!就是愛賭一把,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拿來賭,
什麼?不信?不然你跟我打賭看是不是射手座真的愛打賭

小蜜蜂不愛穿雨衣,在我得知她連件雨衣都沒有的時候,
我問她,那妳下雨怎麼辦?難以想像在多雨的台灣沒有雨衣怎麼度過夏天,
那就不要出門!很理所當然的樣子,太消極了吧!
在大眾的砲轟...我是說,在大家柔性勸說下,小蜜蜂買一件雨衣了,
兩天過後,雨季來臨...

我家,
在去年夏天有個很不愉快的經驗,
奶奶堅持花一筆小錢請她朋友的兒子來補水泥,
我還得自掏腰包送點心遞茶水給他,
在他補完水泥的那天,
奶奶是與他吵架收場的,
下次就算叫我來我也不會來!他說。
他那德性,我想永遠也沒有下次!

總之,花這錢主要是因為先前漏水,
據說,根據他們說,這樣就不會漏了,是嗎?
第二個雨季來了,而我家的天花板,不負眾望的,挾帶著驚人之姿,下起了屋內雨,
[大珠小珠落臉盆](大珠小珠落玉盤),我已經找不到可以接雨滴的容器了,
任由水自天花板滴落,在地上匯集成一條小河,
由三樓傾斜而下,水漥?瀑布?
好生態啊!應該再來幾株草,才有叢林的感覺!

我開始認真的思考是否討厭雨天,如果我家不會下雨,我應該不會太過厭惡才對,
這是今天之前的想法,
下班的時候,下起了雨,不情願的穿上裡外兼濕的雨衣,
拒絕換上海灘鞋,就這樣騎走,
約莫數百公尺,雨,越囂張,
我停在路邊,困難的想把左右兩邊的皮鞋換成海灘鞋,
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抬起右腳,維持平衡,
把放在車籃的海灘鞋丟下去,右腳一套,OK!
有了右腳的經驗,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換好一雙,
順利的把一雙皮鞋放進塑膠袋裡,
把另一隻海灘鞋,丟在地上,左腳要踩住海灘鞋的時候,
鞋竟然快速的漂走!
買尬!它要漂去哪裡啊!我踩我再踩,踩踩踩,接連三次踩不到,
鞋漂到後面,驚慌失措倒著追,也來不及,後面...那個低低的地方,不會是...水溝?!

我若是路人,一定會竊竊笑著,
若是個好心的路人,會撿起鞋,嘴邊掛著笑,小姐,你為什麼不下車撿呢

很有節奏循環漸進越下越大的雨,你就知道我是多麼的狼狽了,
但偏又約好要去某間只有非假日才營業的材料店,
逆著風乘著雨,在二段的中間,向左向右都是難題,誰知道哪裡是一段呢?
根據我的直覺都是個錯誤邏輯進行,是的,我騎錯了,
又據墨非定律,外表濕冷也還不夠,
到材料店,看見價目表,連心都冷了!
唉,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閃亮亮的東西都這麼貴呀?

因為打擊太大的緣故,我又起來了...

原野真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