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個禮拜去看醫生,很妙...

//////////////////////////////////////////////////////////////////////////////////////////////////////////////////

我不知道該說是敏感還是神經過了頭
對於[感冒]二字 我真的很[感冒]
反對於其他的病痛...都拖很久才發現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老覺得頭茫茫暈暈的
到了倒數第二節課 才從癡呆中驚覺! 耶!說不定我是發燒了!
可是都已經快要放學了 就覺得很搥胸惋惜
回到家後 原本是要假死 可是那該死的病毒 沒啥路用
發威沒多久 就消失了 害我想要裝可憐都沒辦法
-------------------------------------------------------------------------------------
總之...我的感覺到了~ 所以就跑去看中醫

那個女醫生...把手脈把很久 神情專注右手把完換左手
倏地 曖昧笑 說:[動了!!!雖然很輕微 可是我感覺他動了]

嗄?什麼東西動了?
我還是很純潔低~ 也沒有外星人入侵還是手臂產子
怎麼說的好像是 [喜脈]?

後來他補充說 是經期快到了 加上 勞累 虛 才會這樣
滿腹狐疑 我經期已經不順很久了說

過了一個禮拜 女醫生的藥都還沒吃完
我的月經就來了 跟著...感冒的巔峰
鼻子塞爆 遍地衛生紙
所以...又去看一次醫生...
同醫診所~輪的醫生不同

這次~感冒藥真的有效~~~
只是好像太強了
我如果睡前又加吃ㄧ包
橫膈膜附近會抽筋 害我嚇到了

原野真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