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唸大學的時候,因為學校太遠,所以決定一個人到台北租房子。
那時運氣真的不錯,很快就讓我找到價錢公道的地方,是一棟五樓公寓的二樓。
搬進去的時候,我很有禮貌的先去跟樓上樓下的鄰居打招呼。

一樓住著一個七十幾歲的老太太。一樓前面還有店舖,
店也是老太太開的,是家簡單的雜貨店。老太太雖然身體依然健康,
但眼睛不好,大部分的時候就坐在收銀機後面吹電風扇。

三樓則住著一對年輕的夫婦,姓劉。
劉先生是做通訊的,好像還蠻厲害的,報紙上常常有他的新聞。
他人很好,知道我喜歡攝影還介紹我到他朋友老楊那洗照片,可以打折。
而劉太太則是家庭主婦,話好像也不多。我對她沒太深刻的印象。

其實,除了第一次見面以外,我也很少跟我的鄰居們碰面,更別說是聊天了!
每天唸書就忙不過來了,哪裡會想到去樓上抬槓啃瓜子,或到樓下聽老太太講古。

我書又唸的不好,爸媽每兩天就打電話問我是不是一個人在台北,天高皇帝遠,所以不背書也沒人管?

事情,還是自己找上門來。

住沒多久,我爸就叫我搬到他一個朋友家去住。

『這樣你應該會多唸點書吧!』

父命難為,我幾萬個不願意,還是開始整理我的東西。

搬家的前一天,一個星期天下午,我的東西也都準備好了。
本來想複習一下物理,但想到明天就要搬家了,實在唸不下去。

抓了本最新的漫畫,我決定到陽台上頹廢,享受日本的藝術。
由於陽台下就是雜貨店,我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老太太收銀機的操作聲。
快抓狂的我,趕緊帶上我的耳機,把音樂調到聽不到收銀機的音量。

終於可以舒服的看我的漫畫了!

過沒多久,我正巧往外一看,沒想到…一雙白色的球鞋從我眼前墜落!

應該說是,鞋子從樓上掉到馬路上。

有著偵探般的好奇心的我,決定下樓去看看。

到了雜貨店,老太太看我臉上寫著一個大問號,呵呵的笑了起來。

『三樓的又再吵架了啦。每次一吵架,
劉先生就躲到陽台上, 劉太太越看越氣隨便抓個東西就往陽台扔。
大部分的沒打中 劉先生便掉了下來。怎麼?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啊?』

我是嚇到了!

沒想到看似溫柔的劉太太臂力這麼大有點肥胖的劉先生竟然反應這麼快真是躲避球的最佳拍檔!

老太太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很大的袋子,
裡面好多東西--有書,錄影帶,CD,電視遙控器,還有一大堆別的。

『這個劉太太人是好,就是脾氣太壞。她能嫁給那麼好的人卻不懂得珍惜。
唉,一定是媽媽小時候沒教好。』老太太邊說邊搖頭,嘆氣。

『別這麼說, 劉先生會選擇她就代表她一定很好,
我覺得她媽媽很了不起哦!』我覺得這位老太太也很好心,
竟然幫三樓的夫婦保留她們一氣之下所丟出來的東西。

突然間看到袋子裡有個相框。拿出來一看,相框裡的照片已經很老了。
照片上是一個中年的太太牽著她十一二歲的女兒,兩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要不是相框摔的玻璃都震碎了,這張照片真的很溫馨。

老太太看到相框,哭了起來。

我終於明白了。老太太是劉太太的母親,而照片上是她們母女兩。

我靠著椅子,不知該說甚麼。老太太擦了擦眼睛,
慢慢的說『我和小玟的爸爸很早就離婚了,當時她才小學二年級。
小玟的脾氣一直都不好,跟她爸爸很像。我也是因為如此,才會離婚的。
那時我沒工作,也知道經濟上會出問題,但我真的不想讓小玟整天看著我被她爸爸打。

之後,真的很辛苦。我小時候沒唸書,所以也找不到好工作。
到處借錢,加上我在兩家餐廳打工,才勉強養得起小玟。
小玟的學費,也是大問題。我改成了一天只吃一餐,把省下來的錢給小玟買課本。

不過小玟好聰明喔,每次都是班上第一名!』

說到這,老太太好驕傲,好快樂。

『只可惜,上高中之後她交了一些勢利的朋友,
整天想去逛街買名牌。我的話她也不聽了,書也不唸了,讓我好痛心。

有一天晚上,她又跟我要錢買香水。
那天我正好在公車上被偷了五千塊,煩的不得了,便罵了小玟幾句。

她大發雷霆,離開了家裡。我一開始以為她氣消了就會回來,
沒想到她一走就是十二年。我沒錢找她,只能每天晚上哭。
哭到後來眼睛不行了,餐廳也不用我了。

最後,只好去掃馬路,賺吃飯的錢。
有一天我在報紙上看到年輕有為的通訊總裁娶的是小玟,是我的女兒!我好高興!

我跑去找她,竟被轟了出來!還好小玟的丈夫,也就是劉先生,
知道真相後不但沒看不起我,反而替我買了一層樓在他們樓下,還幫我開雜貨店。

我把這張照片交給我女婿,希望他能在小玟心情好的時候給她,
讓她記得媽媽。以前沒錢照相,這張好像是我們母女唯一的一張照片。
結果,她每一兩天就吵架,照片還是丟回來了。』

老太太癡癡的看著照片,陳默了一兩 分鐘。

『其實住哪裡不重要,只要能看到小玟就好。唉,但小玟到現在還生我的氣,
還是不願見到我。我只好天天當她出門的時候從背後看她一眼。
這樣,我也滿足了。 劉先生對小玟很好,也很能幹,
他最近還要到波士頓去開分公司。小玟真的很幸福。
只是,他們一搬走之後,我一個人…』

老太太又哭了起來。我忍住不讓眼淚離開眼角,很快的離開了雜貨店。
我帶著那破碎的相框,騎著腳踏車到附近的照相館。
這家的楊老闆因為我常去所以跟我很熟,我一進門馬上就跟他要我需要的電腦設備。
照相館快要搬家了,店裡也蠻亂的,但是楊老闆還是熱心的幫我找我要的軟體。

我知道我能做的可能微不足道,但我還是要試一試…

第二天,我就搬走了。離開前發現雜貨店竟然沒開,蠻奇怪的。
之後的日子,我被排山倒海的考試及求職的準備忙的喘不過氣來,實在沒時間想別的事。

三年過去了,我奇蹟似的畢了業,也在台北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某一個星期天下午,跟朋友吃完飯,我想起了那棟公寓,
想起了老太太。想說反正沒事,去看看也好!

沒多久之後,我把我的車停在公寓的對面,慢慢的走了過去。

哇!一樓的雜貨店已經不在了,
變成了照相館-而且還是楊老闆的照相館!沒想到他竟然搬到這!


一走進店裡,就覺得他生意一定很好,裝潢都換新的。

“歡迎光臨!”櫃檯後的小姐很有朝氣的說著。

我正要開口,乎然聽到楊老闆宏亮的聲音。他從後面房間走了出來,給了我一個很大的笑容。

『來來來,快坐下!好久不見啦!怎麼樣,畢業了吧?在哪工作?結婚沒?有沒有女朋友啊?』

我邊喝楊老闆給我的茶邊回答他一連串的問題。喝完那杯茶,也過了半小時。

楊老闆突然抓了抓頭,戲劇性的跳了起來。


『哎呀,差點忘了!劉民慶有封信要給你,是美國寄來的喔!』
我呆了一下,才想起以前三樓的劉先生就叫劉民慶。

我如何知道呢?因為他們夫婦吵架,樓下的我總可以聽到『劉民慶你這個XXX,XXXXXXX』

了解了吧?

言歸正傳,信的內容是: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搬到哪裡,
所以我只好把這封信交給照相館的老闆,希望他有一天能碰到你。

我真的沒有辦法用文字來完全的表達我的感激。

那個星期天晚上,我太太小玟出去買東西,一出門就看到門外地上有個包裹,
收件人還是她。她那時還在生氣,也沒先考慮這包裹的來源就立刻把它打開。

我在客廳看書,竟發現我太太在門口站了很久,身體不斷的顫抖。

我走到門前,怕她是不是不舒服。沒想到她卻在哭,手裡拿著一個相框,靜靜的掉眼淚。

我認得那相框,是我岳母送給我們的。我一直把它放在客廳的鋼琴上,
而小玟從來都不肯看那照片一眼。終於有一天還是被她給扔了出去。

不過我仔細一看,相框似乎被修過,而裡面的照片也不太一樣。
本來是我太太十歲時的照片,這張卻是她現在的樣子,而旁邊的母親也是現在的年紀。

唯一不變的是,這張照片裡的母女依然牽著手,兩個人都笑的很燦爛。

相框上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妳母親天天都希望照片上的美夢能成真。
她一直以妳為驕傲,妳也應該以有這樣的母親為榮』

那天晚上,我太太去樓下的雜貨店。我岳母還以為她是去買菜,
正要拿籃子給她。小玟把籃子往旁邊一放,雙手緊緊的抱住她母親,
嘴裡一直說『媽,對不起,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星期天晚上,母女倆哭了好久好久。十幾年的痛與苦也隨著眼淚的蒸發,一起消失了。

凌晨一點的時候,我想她們應該都還沒吃飯,就煮了一鍋麵拿下去。
原來小玟已睡著了,她靠著媽媽,睡得很熟很熟。
岳母的手不時的摸著女兒的頭髮,她的臉好慈祥,好平靜…

自從那天以後,小玟與母親的感情越來越好。
她們每天都一起去散步,要不然就一起在雜貨店談心。
小玟的脾氣也改了很多,我們夫妻之間也不吵架了。

我們一直想要找你跟你道謝,但我因為馬上就要搬去波士頓了,
太多事又太少時。只好出此下策,寄信給楊老闆,希望有一天能交到你手上。

我的電話及Email留給你。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來美國玩,
讓我們全家好好的招待你。Givemeacall,機票我會幫你處理。

在此,我們三個人要再次說聲謝謝,也祝你學業與工作順利。劉民慶』

信封裡還有一張照片,背景是下著雪的波士頓。
小玟與老太太站在某一所大學前面,小玟牽著媽媽的手,兩個人都笑的很純,很真。

就跟我三年前用電腦繪圖程式所製作的那張照片一樣,
不過這張照片是真實的,小玟與老太太的幸福也是真的…

我小心的把信與照片收起來,匆匆忙忙的離開了照相館,
留下了一頭霧水的楊老闆我才不想讓他看到我哭呢!

我想,冬天的波士頓一定很冷吧!

不過,只要有著溫暖的心,真心的情,那就不必怕冷了!

對面的街道上,一個中年婦女牽著女兒的手正準備過馬路。
小女孩大約十歲,很活潑,逗著媽媽笑個不停。

那一煞那,我好像看到了老太太的影子…

淚也差不多留乾了,我擦了擦眼睛,吹著口哨,慢慢的走向我的車。

原野真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